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图片新闻

瓜廖尔之行:Jiwaji大学政治学系做报告

2014/11/24 14:30:54人浏览

    2014年11月7-8日,本人应邀自印度北方拉贾斯坦邦的首府斋普尔赴北方邦的历史名城瓜廖尔,做客Jiwaji大学政治学系,做了一场关于中印关系的学术报告,与该系师生进行互动交流;又入住政治系主任Chauhan教授家,感受其家庭温暖之余,第二天参观了城市的风景名胜与历史古迹,内容可谓琳琅满目,收获颇丰。访问瓜廖尔虽然是此次斋普尔之行中的短暂的插曲,但无论从学术交流的角度,还是观光的角度,都是非常令人愉快的,也是非常过瘾的,值得回味与分享。当然,乘火车长途旅行会出现一些困难,这点也特别值得向朋友们介绍。

瓜廖尔之行是印度马拉维亚国立理工学院人文社会科学系的主任Vibhuti博士代我安排的。我于5日抵达斋普尔后,他们学院碰巧有两天假日,也没法组织活动,因此他给我联系了瓜廖尔Jiwaji大学政治学系Chauhan教授处的学术交流活动,到那里做一场报告,住一宿,顺便观光赏景。由于瓜廖尔没有机场,坐火车便成了出行的首选。

在印度乘火车之于我已经是久违的经历了,只是在去年1月份自南部卡纳塔卡邦的西海岸城市Mangalore至喀拉拉邦的科钦(Kochin)乘过一次夜行火车,只有7-8个小时,此外,这些年在印度跑来跑去就一直没有坐过火车了。这些年我来印度访问、交流大都是乘飞机,或是坐大巴及包租车辆,很少坐火车。我记得2010年初夏曾经与一位来广州访问的印度朋友交流过在印度旅行的经验,与之探讨过出行工具的选择问题。他正色告诉我,这些年来他出门总是乘坐飞机,不愿乘坐火车或其他交通工具,而且坚决反对我坐火车及其他交通工具在印度旅行,认为那很不安全。这让我大惊失色,也让我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不过,乘飞机出行无疑有很多限制,不如火车和大巴方便。不是每个地方都有飞机通航的,你不能只去有飞机场的城市吧,也不可能总是租车出行吧。还有,路途比较远的话,乘飞机出行从经济的角度和时间成本来看,还是划算的。反过来,路途不算太远的话,坐火车出行也可能更划算。当然,在印度坐火车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这的确是需要特别防范的。一个人出门当然要小心为上,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还是要三思而行才好。从这个角度而言,那位印度朋友的建议也不无道理,而且令人感动。

    7日早晨4点,我已经提前醒来,随便准备了行装,洗漱完毕,吃了点东西,已经接近5点。两位来送我去火车站的学生和司机已经到了。头天晚上,在Vibhuti博士家,他要求这两位小青年确保将我送到车厢,确认好铺位才能离开。他们的确这样做了。我的那个大件行李请他们随车带回,送到Vibhuti博士家寄放,第二天晚上我回来时再送过来。

    Vibhuti博士的做事认真风格和办事效率让人赞叹,堪称印度人民的典范。这两个学生也都淳朴、机灵,非常聪明,执行力也非常强。我在斋普尔的几天里,我感觉到Vibhuti博士的安排非常周到,丝丝相扣,没有脱节和失误,让我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两个学生也是非常谦恭有礼,有求必应,服务周到。我感到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受到了一流的接待,包括对我讲座的安排。

我要乘坐的火车是慢车,几乎是逢站必停,而且每列注定晚点。本来的到站时间是当天下午12点50,但直到下午3点半才到。而我要做的报告原来定的是下午两点半开始的,后来拖延到下午4点。Vibhuti博士头天晚上在他家告诉我报告的时间定在我抵达瓜廖尔的第二天的上午,我觉得时间还有,也没有准备。谁知道人家的安排是在当天下午,我不得不躺在属于我的上铺,用手机列了个提纲,记录了要谈的要点,为下午的讲座做些准备。这个安排上的变化是我上车后与Chauhan教授联系后才知道的。他说第二天是周六,学校不上班,老师和学生休息,只有在当天下午才能安排。这个可能是Vibhuti博士没想到的。因为印度不少地方还有周末双休日和单休日的区别,隔周实行。但这个规矩即便是瓜廖尔也不统一,有的单位实行,有的不实行。这是我第二天去一个学院访问才发现的。

印度火车站大都管理比较宽松,大门敞开,任人随便出入,火车也基本是这样,随便上下。我只有在为数很少的车站发现要凭票进站,一般情况下是没人管你的。因此,不少车站的候车室和站台上晚上睡满了人,成了不少旅人的免费栖身之处。不过,这样的话乘火车还是有一定的安全隐患的,因为不法之徒可以随意上车,危及乘客的人身安全和财物。这类事件还是有所发生的,但也不是很多。这点也不得不让人赞叹、佩服。印度采取宽松、自由的管理模式是有其文化和社会条件的,尽管有一些安全问题,但管理成本的确比较低,很节约。当然,这种粗放自由的管理方式也会造成不少不便,比如,火车上没有广播到站的通知(站台上当然有广播通知列车到站情况),也没有乘务人员管你,当然也不存在换票一说,有时候会造成坐过站的风险。我在自瓜廖尔返回斋普尔时就出现了类似的问题,但不是坐过站,而是提前下车了。

关于印度的火车,有一些特点还是值得介绍的,首先是买票和订票,完全开放,可以网上或通过代理订购,基本上杜绝了票贩子营利的空间,当然也免除了铁老大的威风。我除了2012年底在孟买见到过印度的票贩子或准票贩子的尊容外,在其他各地均没见过这类职业人士。印度的铁路工作人员没有那么威风,没有将他们的职业或行业看做谋求私利或全体腐败的工具。这点还是值得欣赏的。据说网上订票完全开放在中国将要实现,但印度早就实行好多年了。

在印度火车站或火车上,你见不到穿特别制服的工作人员。印度火车上没有那么多乘务人员,偶尔会有一两个西装革履的conductor过来查票,其他时间没人管你,你也很难见到人。而且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基本上不为乘客提供餐饮及兜售其他食物,在各车厢内兜售包装食品和盒饭的可能都是从各站上车的小贩。当然,某些长途火车也可能向豪华包厢或一二等车厢提供订餐。反观中国铁路,铁路部门和所有乘务人员都将盈利或谋利视为其工作的主要目的,根本不提供免费的服务,千方百计地榨取旅客,应该提供的服务也要再次收费,餐饮价格都高得离谱,但盒饭又味同嚼蜡,很多都是剩菜剩饭。他们推着小车在车厢里来回穿梭,不停地吆喝,无休止地干扰你。荒唐地是,他们自行规定你的作息时间,不顾你旅途疲惫需要全程休息的事实,只在夜里极短的时间段给你安静。试想,在车速较慢的时代,北京到广州需要好几个日夜,你如果坐硬座,那将是何等的疲惫,即便是卧铺,也不会轻松到哪儿去。国内火车上一般是六点就放广播,不让你睡觉,让你不得不过多消耗,被迫消费。在卧铺车厢也不行,也是音乐、广播之类的干扰。现在好些了,卧铺车厢可以关掉广播,以前根本不行。有位外国友人20多年前特别向我指出火车上放广播干扰旅客休息的恼人之处,让我感到很吃惊,颇不以他的友邦惊诧为然。因为中国人都习以为常了,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外国人却比较敏感,觉得这类做法很粗暴,不合理,也不合法。

国内火车站的做法可能是更甚,不少管理措施让人感到很不方便,比如,不到火车到站的前两三分钟,不放乘客进站,让你紧张,然后提供某种需要购买的特殊服务,比如特别通道或车站收费茶座什么的,允许购买者借此提前进站。这些在印度火车站和火车上通通不存在。所以我们还真不能低估印度铁路的管理与服务质量。中国的出行难,首先在于铁路部门根本没有将提供优质服务放在第一位,而将自己的行业利益和特权的垄断放在首位,如此,中国的出行难将永远存在,中国铁路的利用率和管理效率也难以提高,腐败就难以避免。尽管网上购票早已技术成熟,在外国早已实行,但中国的铁路部门多年来一直拖着不予实施,等到实施了,里面又有各种猫腻,以至于节假日出行难的困境仍难以消解。